剖析:电力必要增量的短期客观存在与财富系统的深厚变革

专访中国能源建设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国家电力规划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吴云

3月27日,《中国电力报》二版要闻版头条刊发了中国能源建设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国家电力规划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吴云的署名文章《在国家能源战略安全下谋划我国电力发展》。现全文摘录如下:

能源行业在国家发展和安全中具有重要地位和深刻影响,放眼历史,能源领域,尤其是电力工业的发展不仅关乎国民经济的振兴和社会发展的全局与变局,同时还关乎政治体系的根基与全球地位的稳固;聚焦现今,“十三五”时期电力发展的成就,更肩负着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顺利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重任。

在二十余年前谈及我国发展,曾有相关人士认为,“中国发展将遇到两大重大问题,一个是台湾问题,另一个就是能源问题。”将二者相提并论,足见能源行业在国家发展和安全中所具有的重要地位和深刻影响。

在国家能源战略安全下谋划我国电力发展

澳门皇冠金沙网站,改革开放以来,在国家能源长期发展战略和各阶段电力规划目标的指引下,我国能源电力领域抢抓机遇期,以“一年新增一个发达经济体装机总量”的增速迅速摆脱能源供给短缺的桎梏,托举我国跃升至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成为世界最大的能源生产消费国。在推进“三去一降一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化能源“四个革命一个合作”的进程中,我国电力产业结构不断调整优化,非化石能源在一次能源消费中的比重从12%提高至14.3%,我国已经由满足能源基本供应和保障的阶段逐步迈入绿色、清洁、高效的高质量发展全新阶段。

放眼历史,能源领域,尤其是电力工业的发展不仅关乎国民经济的振兴和社会发展的全局与变局,同时还关乎政治体系的根基与全球地位的稳固;聚焦现今,“十三五”时期电力发展的成就,更肩负着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顺利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重任。

能源行业在国家发展和安全中具有重要地位和深刻影响,放眼历史,能源领域,尤其是电力工业的发展不仅关乎国民经济的振兴和社会发展的全局与变局,同时还关乎政治体系的根基与全球地位的稳固;聚焦现今,“十三五”时期电力发展的成就,更肩负着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顺利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重任。

在国家经济、电力发展取得长足发展同时,电力系统发展不平衡、不充分所带来的制约效应逐渐显现——尽管经历了多年高速、乃至超高速的经济、能源大发展,我国能源总体量已经高居世界首位,但人均用电量等指标距离中等发达国家仍存在差距;随着经济、社会的不断演进,“调结构”“稳增长”等政策目标持续发力,每年仍有大量的能源需求和缺口存在,且近些年地区性、阶段性缺电的问题已逐渐显现。近期国际外部形势深刻变化,经济全球化和多边贸易遭遇民粹主义冲击,地缘政治产生的影响已成为我国能源安全最大的隐患,这也更加凸显了国家长期能源战略安全对实现“稳增长”“防风险”等多重目标的重要性。

改革开放以来,在国家能源长期发展战略和各阶段电力规划目标的指引下,我国能源电力领域抢抓机遇期,以“一年新增一个发达经济体装机总量”的增速迅速摆脱能源供给短缺的桎梏,托举我国跃升至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成为世界最大的能源生产消费国。在推进“三去一降一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化能源“四个革命一个合作”的进程中,我国已经由满足能源基本供应和保障阶段逐步迈入绿色、清洁、高效的高质量发展全新里程。

改革开放以来,在国家能源长期发展战略和各阶段电力规划目标的指引下,我国能源电力领域抢抓机遇期,以“一年新增一个发达经济体装机总量”的增速迅速摆脱能源供给短缺的桎梏,托举我国跃升至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成为世界最大的能源生产消费国。在推进“三去一降一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化能源“四个革命一个合作”的进程中,我国电力产业结构不断调整优化,非化石能源在一次能源消费中的比重从12%提高至14.3%,我国已经由满足能源基本供应和保障的阶段逐步迈入绿色、清洁、高效的高质量发展全新阶段。

能源基础设施的建设与利用,存在周期性、需求性和实用性三个层面上的“错配”。如果在此时因装机阶段性冗余得出“我国能源问题已经得到彻底解决”的定论还为时尚早。分析国际上其他国家的能源发展,无论是否已经迈入发达国家的行列,亦或进入工业后发展时期,能源需求的增长和生产能力的建设都没有停滞。基于未来我国经济发展的布局,能源需求的体量和增量,产业结构的优化和升级,以及错综复杂的经济环境和百年未有的政治格局大变局,更需要以国家能源战略安全为命题,着眼基本国情,放眼未来发展,解析和谋划我国未来电力系统的发展形态。

“十三五”以来,在经济稳中有进,新旧动能加快转换,电能替代全面推进,高质量发展基础不断夯实等多重积极因素的推力下,我国电力总装机、全社会用电量双双实现了快速增长,人均装机和年人均用电量均已超过世界平均水平;在产业结构持续优化,能源转型战略深入推进下,我国非化石能源在一次能源消费中的占比从12%提高至14.3%,其发电量增量占全社会用电量增量的比重达到49%,非化石能源发展已经进入大规模“增量替代”阶段。但我国常规水电、抽水蓄能电站、核电、气电等电源投产规模则略滞后于“十三五”规划进度,在系统调节能力、产业布局调整、能效提升等方面仍有更进一步优化和拓展空间。

在国家经济、电力发展取得长足发展同时,电力系统发展不平衡、不充分所带来的制约效应逐渐显现——尽管经历了多年高速、乃至超高速的经济、能源大发展,我国能源总体量已经高居世界首位,但人均用电量等指标距离中等发达国家仍存在差距;随着经济、社会的不断演进,“调结构”“稳增长”等政策目标持续发力,每年仍有大量的能源需求和缺口存在,且近些年地区性、阶段性缺电的问题已逐渐显现。近期国际外部形势深刻变化,经济全球化和多边贸易遭遇民粹主义冲击,地缘政治产生的影响已成为我国能源安全最大的隐患,这也更加凸显了国家长期能源战略安全对实现“稳增长”“防风险”等多重目标的重要性。

解析:长期客观存在的电力需求增量与能源系统的深刻变革

“总体来说,我国电力系统的发展在满足供需和安全保障方面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绩,阶段性的发展也在遵循规划的预期展开,这里面有些重要指标超额完成或仍需按计划进一步推进,其中还涉及到技术积累、体制机制等多方面的因素。但若在此时判定我国已经摆脱了能源供给的问题还为时尚早。2018年我国全社会用电量增长了8.5%,截止到今年2月份增长了约4.5%,我国的能源需求应当来说还是长期、并且大量存在的,那么这样的能源缺口如何解决?”中国能源建设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国家电力规划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吴云在接受本刊专访时谈到,“无论国家经济,亦或是能源的发展都需要遵从其客观规律,不仅需要我们从局部分析发展中暴露的问题,更需要我们从科学、长远的角度来看待和谋划能源的发展。”

能源基础设施的建设与利用,存在周期性、需求性和实用性三个层面上的“错配”。如果在此时因装机阶段性冗余得出“我国能源问题已经得到彻底解决”的定论还为时尚早。分析国际上其他国家的能源发展,无论是否已经迈入发达国家的行列,亦或进入工业后发展时期,能源需求的增长和生产能力的建设都没有停滞。基于未来我国经济发展的布局,能源需求的体量和增量,产业结构的优化和升级,以及错综复杂的经济环境和百年未有的政治格局大变局,更需要以国家能源战略安全为命题,着眼基本国情,放眼未来发展,解析和谋划我国未来电力系统的发展形态。

现阶段,我国经济总体处于工业化中后期、城镇化快速推进期。随着国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入推进,创新发展持续发力,工业生产转型升级效果显现,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已成为经济发展的新动能。

在经历了多年高速、乃至超高速的能源、经济大发展,我国能源总体量已经远超以往任何时期的规模水平,但人均用电量等指标距离中等发达国家仍存在差距;随着经济、社会的不断演进,“调结构”、“稳增长”等政策目标持续发力,每年仍有大量的能源需求和缺口存在,同时电力系统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问题逐渐显现,制约效应也随之逐步凸显;近期国际外部形势深刻变化,经济全球化和多边贸易遭遇民粹主义冲击,地缘政治产生的影响已成为我国能源安全的最大隐患,这也时刻提醒着我们在为国家经济发展所取得的成就欢呼时,更应注重国家长期能源战略安全对实现“稳增长”、“防风险”等多重目标的重要性。

解析:长期客观存在的电力需求增量与能源系统的深刻变革

制造业强国的发展目标决定了我国以高端制造业为代表的第二产业用电仍将维持电力的刚性需求,以大数据、互联网、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将持续带动第三产业用电持续快速增长,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还将不断推动我国居民生活用电稳步提升;同时,随着国家电能替代加速实施,在北方居民采暖、生产制造、交通运输和电力供应与消费等领域开展“以电代煤”“以电代油”,也将成为拉动用电增长的新动能。

作为长期从事电力规划,亲历我国能源发展不同时期的资深电力专家,吴云在谈到未来能源发展时强调,“从中长期来看,我国能源问题并不是已经解决了,而是短时期内饱和了。我分析了国外所有国家的能源发展,无论是否已经迈入发达国家的行列,亦或进入工业后发展时期,这些国家的能源需求和建设都没有停滞。对于未来我国经济发展的布局,能源的体量和需求,产业结构的优化和升级,以及错综复杂的经济环境和百年未有的政治格局大变局,更需要我们以国家能源战略安全为命题,着眼基本国情,放眼未来发展,解析和谋划未来电力系统的形态。”

现阶段,我国经济总体处于工业化中后期、城镇化快速推进期。随着国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入推进,创新发展持续发力,工业生产转型升级效果显现,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已成为经济发展的新动能。

对于电力成本占到工业总成本三成左右的我国发展现状而言。基础能源作为经济、民生保障,需要既能提供稳定供给,又兼具平抑电价水平作用的发电品种。加之近期民粹主义势力抬头,全球化和多边化不断遭受冲击,动荡的世界政治格局迫使我国不得不,也必须将能源战略安全作为能源发展的首要命题。

解析:电力需求增量的长期客观存在与能源系统的深刻变革

制造业强国的发展目标决定了我国以高端制造业为代表的第二产业用电仍将维持电力的刚性需求,以大数据、互联网、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将持续带动第三产业用电持续快速增长,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还将不断推动我国居民生活用电稳步提升;同时,随着国家电能替代加速实施,在北方居民采暖、生产制造、交通运输和电力供应与消费等领域开展“以电代煤”“以电代油”,也将成为拉动用电增长的新动能。

保障能源战略安全,本质上就是确保能源的对外依存度不超过警戒线,尽管目前对于警戒线的衡量标准还没有定值与定论,但在2018年我国能源对外依存度已经超过20%。今后无论警戒线确切的数字是25%,亦或30%,都足以警示,我国能源对外依存度正在逐步接近风险区域,高度重视和避免出现问题是非常紧迫和必要的。

统观我国能源发展历程,我国的电力供需关系长期蛰伏于“宽-紧-宽-紧”的循环。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出于能源基础设施的建设与利用,存在周期性、需求性和实用性三个层面上的“错配”;另一方面,电力的商品属性和电力领域的市场化改革,都要求电力系统内部预留一定的建设裕度,以通过充分的市场化竞争实现技术、管理创新,进一步提质增效;同时,能源电力作为经济发展的基石,供给与需求存在相互依托,互相促进的共生关系,超前、完备的基础设施规划建设,才能更好地实现和完成经济发展的目标,并为后续投资奠定基础。

对于电力成本占到工业总成本三成左右的我国发展现状而言。基础能源作为经济、民生保障,需要既能提供稳定供给,又兼具平抑电价水平作用的发电品种。加之近期民粹主义势力抬头,全球化和多边化不断遭受冲击,动荡的世界政治格局迫使我国不得不,也必须将能源战略安全作为能源发展的首要命题。

目前,我国的电力供需已经从“电源-负荷”向“新能源电源+基础电源-负荷”转变。新能源电源正在以“增量替代”的形式,部分满足着工业和居民生活用电需求。在目前受制于技术等诸多因素,新能源的间歇性和随机性,以及致命的能量密度低的问题,还不足以作为基础能源支撑我国工业生产和居民生活用电。而传统水电的新建项目由于受到可开发资源地区的地理条件制约,经济性和建设速度在近几年都呈现明显下滑的趋势。

“电力的发输配用是同时完成的,但是电力基础设施的施工是有周期的,火电的建设周期在3~5年,核电要7~8年,水电甚至要上十年。一旦建设的惯性没有刹住,而需求下滑,就会造成电力供应饱和的假象,这也是目前很多人对‘能源问题已经一劳永逸地解决’的误解。”吴云判断,以目前我国的网源建设规划和经济发展趋势,今明两年后很有可能会再次出现用电紧张,而如果因为周期性错配和阶段性冗余而导致建设中断,回缩效应一方面会造成经济后续发展乏力、民生用电紧缺这两方面刚需所不能承受的后果,另一方面,在阶段性、地区性缺电的“恐慌”下,很有可能会引发无序建设的再度重演,扰乱我国能源转型和电力高质量发展的步伐。

保障能源战略安全,本质上就是确保能源的对外依存度不超过警戒线,尽管目前对于警戒线的衡量标准还没有定值与定论,但在2018年我国能源对外依存度已经超过20%。今后无论警戒线确切的数字是25%,亦或30%,都足以警示,我国能源对外依存度正在逐步接近风险区域,高度重视和避免出现问题是非常紧迫和必要的。

剖析:电力必要增量的短期客观存在与财富系统的深厚变革。因此,从保障国家能源安全稳定供应的战略角度,未来我国在发展可再生能源的同时,还要充分发挥煤电、核电资源的丰富性和经济性优势,形成两条相辅相成的路径——一条是以新能源填补部分用电增量,另一条则是以气电、核电和煤电作为主要的基础能源满足供应。而多种能源的共同发展,必然要经历此消彼长的过程,其中一个品种的发展,无疑会占据其他品种的发展空间。届时,如果核电和气电发展不及预期,将客观需要煤电的进一步发展,并且随着煤电清洁技术的不断进步,这种可能性也随之增大。

根据国家统计局及中电联相关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突破90万亿大关,实现6.6%的增速,同年,我国全社会用电量达到6.84万亿千瓦时,增速达8.5%。2019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速预期为6%~6.5%,全社会用电量预计有所回落,但增速仍将保持在5%左右的水平。

目前,我国的电力供需已经从“电源-负荷”向“新能源电源+基础电源-负荷”转变。新能源电源正在以“增量替代”的形式,部分满足着工业和居民生活用电需求。在目前受制于技术等诸多因素,新能源的间歇性和随机性,以及致命的能量密度低的问题,还不足以作为基础能源支撑我国工业生产和居民生活用电。而传统水电的新建项目由于受到可开发资源地区的地理条件制约,经济性和建设速度在近几年都呈现明显下滑的趋势。

谋划:多种能源争相发展 互为调节互为补充

类对比国际发达国家在相同发展阶段的电力弹性系数表现,美国、日本、韩国等典型国家在近10年的经济增速换挡期中,电力弹性系数均超过1,甚至超过1.5,在完成转型后虽有所下降,但仍在一定时间内保持较高水平。

因此,从保障国家能源安全稳定供应的战略角度,未来我国在发展可再生能源的同时,还要充分发挥煤电、核电资源的丰富性和经济性优势,形成两条相辅相成的路径——一条是以新能源填补部分用电增量,另一条则是以气电、核电和煤电作为主要的基础能源满足供应。而多种能源的共同发展,必然要经历此消彼长的过程,其中一个品种的发展,无疑会占据其他品种的发展空间。届时,如果核电和气电发展不及预期,将客观需要煤电的进一步发展,并且随着煤电清洁技术的不断进步,这种可能性也随之增大。

从第一次工业革命开始,煤炭等一次能源作为人类突破时间和空间的基础媒介,不断推动着人类社会、经济和科技的发展与演进。至今,人类依然孜孜以求地探寻一种完全清洁、经济可靠、取之无穷的一次能源作为终极能源品种。但这种能源至今尚未出现,在此之前,在大力发展绿色能源的基础上,仍将维持各种能源争相发展,互为调节,互为补充的局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