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几日爱上浪子的女郎最终都怎么了

穿着要多保守就多保守。

小静终于按捺不住,一改往日的好脾气质问阿浪,他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阿浪说这是他的女朋友。他和小静是好朋友。

大学毕业后我去了一家国有企业公司上班。进公司报道的第一天我遇到了公司中传说“老赖”,我以为他是公司里很大的一位官员,穿着懒散的衣服叼着烟卷坐在办公楼门口振振有词的宣扬者自己的人生哲理。当我开口向他询问某某科室怎么走时,他似乎惊了一下,然后带着新疆土腔调说到,“进楼左手一头攮哈去就到了”,我笑笑了,说了句“谢谢”便离开了。那是我和他的第一次交流,事后我的领导还告诉我“别跟他走太近了,小心把你带坏了!”

你们需要我的时候

但她这就是这样的她。她会遇到喜欢原本的她的那个人。

大概过去了1个多月,因为工作的原因,集体宿舍过于吵闹,严重影响到了我的正常休息。我听说附近有出租的房子,但是房子过于紧张,一般好的都不容易租到,加上人生地不熟就更不好办了。我就请当时的领导帮这个忙,领导当即就给我口头承诺租房子的事情就包在他身上了,等他的消息就好。

抽烟喝酒打架

小静很伤心,把头发也染黄了。她努力学化妆,虽然化的一点也不好看,粉扑的死白,眉毛粗粗的根本没有眉形。她把保守过时的衣服捐掉,去商场买了好几千时髦性感的衣服和首饰。她太喜欢阿浪了,她为他改变。

也许是那次经历让我发生了改变,一个青涩的少年对朋友认知的改变。我不在去参加那些冠冕堂皇的聚会,不在相信那些虚伪的恭维,慢慢的我脱离了原来的那个圈子,慢慢的我也被那个圈子所遗忘。公司不断的有新的、有能力的人进来,他们随着这固定的节奏发展着、奋进着。职场就像是一道道充满幻想、充满希望的围墙,圈外的人无一不想走进墙内看看那里的世界。不会有人看见那个站在角落奋斗的我,他们比我更明白的是,我不在他们的那个圈子里面,我不属于他们的“朋友”。

可是你们还记得当初么?

你黄头发也好,卷头头发也好。他爱的不是你。

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我离开了那家公司。离开的时候那些称兄道弟的“同事”没有一个前来送我,只有一个“朋友—老赖”提着我“沉重的行李”把我送到十几公里外的车站,向我挥挥手,然后转身离开,或许他接到了他要完成的下一个使命。

布料少的可怜

有一天,阿浪在朋友圈发了和一个女孩的亲密合照。那个女孩和小静有几分像。准确的说更像以前的小静,素颜黑头发,笑颜单纯。

连续几日爱上浪子的女郎最终都怎么了。在那里我兢兢业业、勤勤奋奋的5年时间里,不仅学会了做事,也学会了做人。我由衷感谢那里,也会真诚的祝福那里,它给了我工作机会,给了我成长的动力,给了我对人与人之间的认知。现在我来到了一个新的单位,在这里又走进了一个新的圈子,所有的事所有的人都向曾经的发生的一样,我只需要重新在走一遍,只是这里已没有了“老赖”。

喝酒不过一杯

阿浪,痞痞的,玩世不恭。会玩会打扮。花心、好色,好像是感情经历丰富的情场高手。懂女生心思,懂得体贴人。放浪不羁、潇洒不羁、自我、脸皮厚、大胆、诚实。

可这一等就是2个月过去了,一点消息也没有,期间我还问过领导,他总是说“一直在问,很快就能找到合适的。”在一次下班的时候我碰见“老赖”,他主动过来说:“听说你要租房子是么?”我说:“是啊!你知道哪有么?”他说:“不知道,不过我可以帮你问问。”当时我心想,这句帮你问问也不过是一道客气话而已。可谁知第二天“老赖”就帮我租上了一间又便宜又方便的小屋,从那以后我们成了朋友,无话不说。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